段子6

*一个改梗

我:你们知道为什么冠霖身上有香气吗?

碗哥哥们:为什么?

我:因为你们是变态。

我哭超大声😭😭😭😭

我也曾经想过一了百了 1-2

一个丹罐新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
走链接
这个人的手好的真快

下一章
3

用爱快发不下去电的清水葡萄需要用评论浇灌……

两个哥

锁罐&EL
是昨晚的更新,但昨晚写着写着又睡着了……然后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

1.

说起来其实郑禹硕和 Edward Lai 很早就认识对方了。

从赖冠霖的口中。

2.

「想要成为禹硕哥那样的人。」

「要感谢的人是禹硕哥……」

「同公司最喜欢的前辈?禹硕哥……」

……

Edward,标准弟控,每次弟弟的采访和综艺都在办公室有一台专属电脑准时收看当然是基本素养。听到弟弟来来回回地提到这个禹硕哥的名字,心里很不平衡。

亲哥在你心里始终没有姓名吗?小白眼狼,怪不得给我打电话次数越来越少了。

Edward越想越气,不行,必须再刷一发存...

男友力

点开了视频通话。

赖冠霖刚刚洗好澡,在那头擦着头发。

「脸色怎么那么红?生病了吗?」

郑禹硕让赖冠霖再凑近一点。

「没有,刚刚洗了澡,蒸汽蒸的而已。」

赖冠霖试图掩饰,可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浓重的鼻音连电话都挡不住。

郑禹硕脸色顿时沉下来。

「你生病了。」

「……嗯。」

「多喝热水,晚饭好好吃,注意保暖,家里还有没有退烧药?」

「……」

赖冠霖不敢告诉郑禹硕,自己因为工作在办公室熬了两天两夜,今天差点在电梯里晕倒,被同事强制送回了家,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一点东西都没吃。

郑禹硕看赖冠霖迟迟不说话,大概猜到这小孩八成又糟蹋自己身体了。

「你家离台湾哪个机场最近?」

赖冠...

看电视

*甜饼有益身心健康~

<<>>

破旧的出租屋转着一台吱呀吱呀响的老风扇,窗外的阳光撒进茶几上的玻璃水杯。

郑禹硕难得有一天放假,陪着赖冠霖在沙发上看电视剧。郑宇硕看着看着,忽然向赖冠霖伸开手臂,「来,哥哥抱着。」

「不要,太热了!」赖冠霖转向沙发另一边。

郑禹硕哼笑一声,轻而易举地把他一把捞过来,「嫌你哥手臂不够长是不是?」

「坐好吧你。」



那不勒斯的秋天


*深夜做个甜甜的锁罐小糖饼~

<<>>
那不勒斯的秋天,风是落日的金黄色。

森林公园的理石喷泉下,一个高大俊朗的亚裔的小提琴家正在演奏。周围聚集了很多的听众,但是没有人讲话,只是闭上眼睛,享受偶然邂逅的音乐。

演奏的是巴赫的嘉禾舞曲。

E大调依旧优美灿烂,让人想起金碧辉煌的舞会,华尔兹翩翩旋转,华丽的舞鞋踩着优雅的步伐,裙裾飞扬,金色流苏闪着灿烂的光芒。

指尖在琴弦上跳动,或许是因为傍晚的风太过柔和,郑禹硕今天第一次奏出自己满意的对位。

放下琴与琴弓,郑禹硕向热情的听众们友好地鞠躬,委婉的拒绝了安可的请求。

「My lover is waiting for...

© 清水葡萄|Powered by LOFTER